2021-11-29 12:35:19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报道称,在巴西,这些“新冠孤儿”的数量很难准确统计。截至10月中旬的数字是共有16.85万名无助的儿童和青少年。这只是一个估计数字,实际影响可能更大。

参考消息网11月29日报道 据西班牙《世界报》网站11月27日报道,由于人们对疫苗接种运动的积极支持,巴西的新冠疫情逐渐消退。几天来,多个州没有新增死亡病例的记录,但该国想要抚平61万条生命消逝的创伤,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数字背后是无数个家庭的故事,其中一些是与“新冠孤儿”有关的悲剧。在巴西,这些孤儿的数量很难准确统计。乔瓦娜·戈麦斯·门德斯就是其中之一。她在14天的时间里先后失去了父亲和母亲。19岁的她不得不承担起照顾11岁妹妹的责任。

“太艰难了,尤其是情绪上的因素。当我失去母亲时,我想我必须和父亲和妹妹一起渡过难关,然后我又失去了父亲。我仿佛顷刻间失去了一切,我的整个世界都崩溃了。面对这种失去是非常痛苦的,时间越长我就越想念他们。”乔瓦娜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

报道称,她的痛苦是巴西成千上万未成年人的痛苦。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一项研究估计,全世界约有500万名18岁以下未成年人在疫情中失去了父亲、母亲或抚养他们长大的祖父母。在巴西,截至10月中旬的数字是共有16.85万名无助的儿童和青少年。这只是一个估计数字,实际影响可能更大。

参考消息网11月29日报道 据西班牙《世界报》网站11月27日报道,由于人们对疫苗接种运动的积极支持,巴西的新冠疫情逐渐消退。几天来,多个州没有新增死亡病例的记录,但该国想要抚平61万条生命消逝的创伤,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数字背后是无数个家庭的故事,其中一些是与“新冠孤儿”有关的悲剧。在巴西,这些孤儿的数量很难准确统计。乔瓦娜·戈麦斯·门德斯就是其中之一。她在14天的时间里先后失去了父亲和母亲。19岁的她不得不承担起照顾11岁妹妹的责任。

“太艰难了,尤其是情绪上的因素。当我失去母亲时,我想我必须和父亲和妹妹一起渡过难关,然后我又失去了父亲。我仿佛顷刻间失去了一切,我的整个世界都崩溃了。面对这种失去是非常痛苦的,时间越长我就越想念他们。”乔瓦娜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

报道称,她的痛苦是巴西成千上万未成年人的痛苦。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一项研究估计,全世界约有500万名18岁以下未成年人在疫情中失去了父亲、母亲或抚养他们长大的祖父母。在巴西,截至10月中旬的数字是共有16.85万名无助的儿童和青少年。这只是一个估计数字,实际影响可能更大。

今年10月,乔瓦娜作为新冠疫情的受害者和其他在疫情期间失去亲人的人一起前往参议院,与议员一起悼念因感染新冠而死的国民。同时,参议院负责调查政府应对大流行情况的委员会的工作也象征性地结束了。参议院的这一委员会向联邦总检察长办公室提交调查报告,建议以包括“反人类罪”在内的9项罪名对总统博索纳罗提起刑事诉讼。

报道还称,乔瓦娜和妹妹目前住在祖父母家,她希望能够继续进行口腔医学的学习。为此,她在互联网上发起众筹,同时等着社会援助。

报道指出,“新冠孤儿”的问题已经进入巴西公共政策的视野,至少在一些州是如此。巴西东北部地区已经启动了一项计划,每月向21岁以下孤儿提供500雷亚尔(约合89美元)的补助。目前,博索纳罗政府并无计划在国家层面实施类似计划,因此很多年轻人将被排除在外。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